当前位置: 法律实务 -> 法官论坛

见义勇为法律保护制度研究

  发布时间:2014-07-30 16:04:37


见义勇为乃中华民族之传统美德, 历来为社会所提倡和鼓励, 然时至今日, 见义勇为者却日渐稀少。一个人因为见义勇为而遭受经济损失、身体受到伤害甚至是死亡, 但他本人或亲属却得不到法律救济,生活陷入困顿。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才出现了不愿、不敢见义勇为的情况发生。 因此,我们有必要对见义勇为有一个正式的界定,正确认识见义勇为的法律性质,把见义勇为以及由此带来的问题纳入法律调整的范围,积极构建一套对见义勇为者利益保护的机制,这样也对和谐社会的构建与社会的科学发展有所裨益。 一、见义勇为的定义及构成要件 见义勇为的含义,最早出现于《论语.为政》:“见义不为,无勇也”。《宋史.欧阳修传》中载有:“天资刚劲,见义勇为,虽机阱在前,触发之,不顾,放逐流离,至于再三,气自若也”。关于什么是见义勇为,我国法律、行政法规均没有对此作出明确规定,部分地区有做出规定的,但是却很不完善。在我国民法法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因防止、制止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的财产、人身遭受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受益人也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解释》)第十五条也有规定:“为维护国家、集体或者他人合法权益而使自己受到人身损害,因没有侵权人、不能确定侵权人或者侵权人没有赔偿能力,赔偿权利人请求受益人在受益范围内给予适当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这些法律的规定虽然不明确,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去引用。除此之外,我国的一些地方性法律法规也有类似的解释或规定,如《上海市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护办法》第二条规定:“本办法所称的见义勇为,是指个人为保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制止违法犯罪、协助有关机关打击违法犯罪活动以及抢险救灾的行为。”《辽宁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中规定:“本条例所称的见义勇为人员,是指不负有法定职责和特定义务,为保护国家利益、集体利益或他人人身、财产安全,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或者在抢险、救灾、救人活动中表现突出的公民。”可见,在地方性法规中,“见义勇为”多指与犯罪行为作斗争以及英勇抢险救灾的行为。笔者认为这个范围过于狭窄, 见义勇为应该包括一般情况下的“危难救助”。 笔者认为,见义勇为是指“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在非职责范围内,为避免或减少国家、集体、他人的财产和公民人身安全利益的损害,行为人不顾个人安危而积极实施的危难救助行为、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或者抢险救灾的行为。”根据以上分析我们认为见义勇为行为包括以下四方面的构成要件: (一)主体要件 见义勇为主体一般是自然人,没有行为人意思能力和行为能力的要求, 不论行为人是否是成年人以及是否具有准确表达意思的能力, 都有可能成为见义勇为的主体。 (二)客体要件 见义勇为者救助的对象是将要遭受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的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他人的人身、财产利益。一方面,见义勇为保护的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他人的人身、财产利益;另一方面,见义勇为行为必须在情况紧急时实施救助行为,此时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他人的人身、财产利益将受到损失。 (三)主观要件 见义勇为者主观上具有使公私利益免受或少受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造成的损失的目的。即见义勇为者在明知国家利益以及他人合法权益可能或正遭到损失时, 积极主动地进行保护或援救, 其目的是为了使国家利益以及他人的合法权益免受或少受损失。 (四)客观要件 见义勇为者在无法定或约定义务的情况下,采取积极措施进行保护和援救以及其他合法的保护公、私利益的行为,如抢险救灾、制止违法犯罪或者协助有关机关打击违法犯罪等。当然,这里的制止排除或救助协助等行为并不强求取得预期效果,即不以达到其制止排除或救助协助的目的为必要条件。行为人无特定义务是见义勇为的应有条件, 对义务人来讲,具有应为、强制的性质,如警察的职责、监护人的义务等,有些义务还具有功利性(如大多数合同义务)。基于这些义务实施的行为是行为人的“本分”,见义勇为道德评判标准则要求行为人是自觉、非功利性的。因此,法律确认的见义勇为应是非义务性行为,具有无因管理的性质。 二、见义勇为的性质 无因管理说是目前学界的通说,该观点认为,见义勇为者与受益人之间是无因管理关系, 受无因管理法律制度的调整。张新宝教授认为“凡是为维护他人利益或者为使他人利益免受损失的行为, 都可成立无因管理。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等行为都属于无因管理的范畴。”笔者赞同这种观点。无因管理作为债的一种发生根据,是指没有法定的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而对他人进行事务的管理或者服务的事实行为。无因管理是一种古已有之的社会现象,在社会生活中极为常见。它所涉及的事务十分广泛,既可以具有经济性质,也可以不具有经济性质;既可以是有关财产的事务,也可以是有关人身的事务;既可以是一时性的行为,也可以是持续性的行为。凡为维护他人利益或者为使他人利益免受损失的行为,都可成立无因管理。无因管理制度的建立,一方面,旨在保障协助他人之利益的同时, 又要保护每个人就自身事务不受不请自来的干预;另一方面,将此种不属契约关系涉及他人财产利益之行为的利益及费用加以规定。 一般认为,无因管理的成立需要具备三个条件:管理他人事务、为他人利益而为管理、无法律上的义务。从见义勇为的法律特征来看, 其符合无因管理的构成要件。具体表现为:首先,见义勇为者救助的对象是将要遭受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的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他人的人身、财产利益,这符合“管理他人事务”的要件。其次,见义勇为的成立以行为人无特定义务为条件,这也是无因管理中“无法律上的义务”的要件, 这种对他人事务的管理包括救助都是以行为人不负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前提。职务上负有特定义务或者依照合同负有约定的义务都不能成立见义勇为或者其他无因管理的行为。第三,见义勇为的主观特征为见义勇为者主观上具有使公私利益免受或少受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造成的损失的目的,亦即符合“为他人利益”管理的条件。此外,见义勇为行为的表现方式亦如一切无因管理之类型, 必须是积极的作为,单纯的不作为不可能构成见义勇为。 作为无因管理的一种形式, 见义勇为属合法的事实行为。法律虽然要求行为人必须具有维护他人利益的意思,但这并非发生某种法律效果的意思。见义勇为的内容及效力完全基于法律的直接规定, 而不问行为人是否具有此种效果意思。此外,行为人的意思表示也无需表示于外部。 三、当前见义勇为行为法律保护的现状与不足 (一)宏观方面,我国缺乏一部完整的见义勇为行为保护法 当前,虽然可以用无因管理理论和侵权责任法对见义勇为行为进行保护,部分省市也制定了规章来保护见义勇为者的权益,但是没有人大制定的法律对见义勇为者权益进行保护,使各地在法律适用上不统一,保护力度也不相同。而且对见义勇为行为的保护,都是从其法律的规定中推断出来的,并没有在法律中出现“见义勇为”的字眼,这对见义勇为者的权益保护是很不利的。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可以通过法理来进行分析。道德与法律的关系一直是法学界争论不休的议题,而一直以来见义勇为行为都被人们认为是一个道德问题。是否应该将道德问题法律化一直都存在争议。那么之前一直没有立法保护见义勇为者利益,可能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见义勇为行为单纯作为一个道德问题已经严重阻碍了社会文明的发展,无法切实保障见义勇为者的利益,将打击人们见义勇为者积极性,因此立法保护见义勇为行为势在必行。但是每一部法律都有需要保护的核心利益,就像侵权责任法所保护的是受害人的利益。而见义勇为者的利益与侵权责任法所保护的利益并非完全吻合的。例如在自然灾害中的见义勇为行为,根本没有侵权行为,那么适用侵权责任法就不是那么妥当。 (二)微观方面,侵权责任法对见义勇为行为的保护缺乏细节 虽然,《侵权责任法》第23条、《民法通则》109条和《民法通则意见》第142条的规定能够作为保护见义勇为者权益的依据,但是此条款过于简单,对很多细节问题没有规定。其中最关键一点就是对“给予适当补偿”的理解,这里“适当补偿”的额度没有说明,是按照见义勇为者的实际损失补偿还是其他标准,这种情况下只能依靠法官的自有裁量。而见义勇为者往往是用生命去救助他人的,当见义勇为者伤残甚至牺牲了生命,对其家庭也是个沉重的打击,只是这种“适当”的补偿是否足够呢?法官又该如何自有裁量?这在现实中都会对见义勇为者权益的保护造成实质性影响。 四、见义勇为法律保护制度的完善 虽然《侵权责任法》的颁布实施对见义勇为者的保护有所加强,但是仍然存在很多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在制度上寻求创新,尽快把对见义勇为行为保护的制度完善起来,不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完善: (一)法律制度层面上之完善 首先,完善对见义勇为行为保护的法律制度。尽快制定见义勇为者权益保护法或者将见义勇为行为在民事法律中明确规定。这样,见义勇为行为就不再只是个道德问题,也是个法律问题。那样,见义勇为者的权益也就正式纳入了法律保护的范围,而不再需要通过其他法律制度去推理。 (二)司法解释层面上之完善 在短期内出台见义勇为者权益保护法还不是很现实的,所以在没有见义勇为者权益保护法之前,我们应对现存的法律制度进行完善。就侵权责任法第23 条来说,我国可以出台司法解释对其完善,可针对补偿数额作出相关解释,对补偿标准通过司法解释明确出来,在实际操作中,更有利于对见义勇为者民事权益的保护。 (三)国家赔偿层面上之完善 明确国家在保护见义勇为者权益中的责任。见义勇为行为是一种保护国家利益、保护社会利益的行为,这是理论界普遍认同的。而见义勇为行为也正是国家应当做的事,因为国家的责任就是保护人民的权益不受侵害。见义勇为行为做了国家的事,国家就应当在见义勇为者受到损害却又得不到补偿时给予补偿。这也就是上文把国家拟制为受益人的理论依据。 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对为见义勇为者进行立法保护是合理而又合乎实际的,这种呼声的高涨,也是社会对见义勇为者重视和社会进步的标志。只有从法律层面对见义勇为行为进行立法, 才能从真正意义上去处理、保护见义勇为行为带来的一系列问题,道德行为实现法律化,正是面对现实、鼓励见义勇为的良性动作,法治建设将更进一步。如此,人们则可不必为英雄而长吁,英雄则不必为生活而短叹。

责任编辑:张木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