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法官著作

刑事诉讼庭审实务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5-09-10 10:19:49


刑事诉讼庭审实务问题研究

望都县人民法院  杨洁淳

 

论文提要: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重大决策,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的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也重申和确立了一系列现代科学的刑事司法理念,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明确提出:要坚持以庭审为中心,充分发挥庭审功能,全面提高庭审质量。本文通过对我国刑事诉讼庭审程序运行现状进行分析,根据构建以庭审为中心的诉讼模式的要求,提出以庭审为中心指导下的制度完善,希望为建立以庭审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提供帮助。

 

正文: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重大决策,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的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也重申和确立了一系列现代科学的刑事司法理念,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明确提出:要坚持以庭审为中心,充分发挥庭审功能,全面提高庭审质量。虽然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我国的刑事诉讼制度体系日臻科学和完善,但制度的效能是否能够完全发挥出来,往往仰赖与制度相匹配的思想观念。对于审判机关而言,树立科学的刑事司法理念,当务之急是建立以庭审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本文旨在对庭审实务问题进行探究,发现问题并提出对策,希望为建立以庭审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提供帮助。

一、刑事诉讼庭审程序运行现状分析

(一)侦查中心主义占主要地位,证人出庭率低

侦查中心主义是指在我国现行诉讼体制和实践中,侦查活动以及由此形成的笔录、卷宗在刑事诉讼中实质上处于中心的地位,即侦查机关收集的证据材料及认定有罪的案件对起诉、审判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1]在我国刑事庭审活动中,与公诉机关相比,被告人基本处于劣势、弱势地位,并且其中相当一部分没有辩护律师,控方的证人又很少出庭作证,辩方的质证权名存实亡,由此造成侦查机关认为有罪的被告人及其所收集的有罪的书面证据材料,基本上都被审判机关采纳认可,以致被告人通常都会被定罪判刑。

证人证言是证人就其所了解的案件事实向法庭所作的陈述,证人证言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实,有利于正确的定罪量刑。但是证人证言必须要经过当庭质证后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如果证人不能在法庭上接受法官和控辩双方的询问,则很难查明证人的证言是否真实,不利于查明案件事实,影响正确定罪量刑。证人出庭率偏低是目前刑事庭审中的普遍现象。从刑事诉讼法的立法精神与法律条文来看,法律是支持和提倡大多数案件都有证人出庭作证的,但司法实践中几乎十之七八的案件没有证人出庭。导致证人不出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法律没有规定证人拒绝出庭的刑事责任、缺乏相关的保障措施、传统的人情观念不提倡当面揭短、经费和时间不易解决等,但其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控辩双方没有认识到证人出庭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或者说对坚持要求证人出庭的积极性不高。

(二)庭审形式化,陪而不审和审而不判大量存在

目前刑事诉讼中的卷宗移送方式是全案卷宗移送方式,绝大部分法官均是通过阅读检察机关移送的案卷笔录来展开庭前准备活动,承办法官有时会开始就着手写判决书,在庭审活动中对于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等言词证据,也主要通过阅读案卷笔录的方式进行法庭调查。如果在法庭上被告人没有提出切实有效的证据推翻控方的证据的话,那么该案就那么定了,判决书也不用修改了,法官这种先入为主是庭审流于形式化的最大的原因。

陪而不审、合而不议的现象也屡禁不止,庭审中一般是承办法官唱独角戏。由于法院一般将案件分配到具体的审判人员,对案件的审理全程负责,导致审判人员将主要精力放在自己承办的案件上,不少陪审员也自认为参加陪审是为法院帮忙,是应付差事,甘当陪衬。除案件的承办法官外,另两名合议庭成员多是庭前不准备,庭审不发问,庭后不评议,以致人们把其他合议庭成员当成摆设。最终,承办法官的观点也在相当程度上决定着案件的最终处理结果。在合议庭评议案件时,多是以承办法官的意见为主。特别是对案件事实问题,基本都由承办法官负责。

(三)庭审程序简便化,举证质证流于形式

审判人员在努力实现案件公正价值的同时,还面临着办案效率的考核压力,刑事审判力量不足,人员少,任务重,刑事审判法官经常加班加点,长期处于超负荷状态。出于时间、人员等各方面的考虑,把庭开在看守所提讯室或是法官自审自记的情况时有发生,或者由于庭审结束后有会要开或其他事情要办,在庭审开始前检察官与法官达成速战速决默契的也屡见不鲜。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司法人员的自我变通,庭审程序必然会被简便化,被告人的诉讼权利也得不到保障。

庭审活动是否走过场的另一主要表现是举证质证流于形式。检察官在法庭调查中对于书证、勘验笔录、鉴定意见等重要、客观的证据简单粗暴的打包出示,被告人由于紧张或缺乏法律知识往往不会追问检察官出示的证据的具体内容,在质证时只是简单的答“无异议”;对于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言词证据摘要宣读、抽象概括宣读或选择其中最有利于定罪的宣读,对占有信息优势的检察官来说,这无疑是控诉成功的一大保障。被告人因信息的不对称而无法进行有力的反驳和充分的辩论,使得法庭调查的事实发现功能被弱化。

二、构建以庭审为中心的诉讼模式的要求

周强院长在第六次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上强调,要突出庭审的中心地位,真正做到事实调查在法庭、证据展示在法庭、控诉辩护在法庭、裁判说理在法庭,通过高质量的庭审确保司法公正,提高司法公信力。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直接或者间接凸显了促进构建以庭审为中心的刑事诉讼格局的立法精神,完全符合现代刑事法治要求,也有利于促进刑事诉讼整体质量和效率的提高。庭审是现代刑事诉讼的核心,以庭审为中心是现代刑事法治的必然要求。构建以庭审为中心的刑事诉讼格局,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一)事实调查在法庭

查明犯罪事实,是依法公正定罪量刑的前提。庭审之外没有证据,证据之外没有事实。[2]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成立,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罪轻、罪重,应当以庭审查明、认定的事实为根据,否则,定罪量刑无从谈起。在法庭调查中,不但要查明定罪事实,而且要查明量刑事实;不但要查明法定量刑情节,而且要注意查明酌定量刑情节;不但要查明从重的量刑事实,而且要查明从宽的量刑情节;即便是被告人不认罪或辩护人作无罪辩护的案件,法庭调查也应当在查明定罪事实的基础上,查明有关量刑事实,为公正判决奠定坚实的事实基础。

(二)证据展示在法庭

在法庭展示证据,就是对证据进行举证、质证、认证,通过庭审来确认、裁断所收集的证据是否合法、确实、充分。证据必须经过庭审程序(法律特别规定除外)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凡是用来证明定罪量刑事实的证据都应当在法庭上举证、质证。对于按照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则上应当按照一证一质的要求进行举证、质证,只有证明事项确实存在关联的几个证据,才可以作为一组证据出示。对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可以简化举证、质证程序,但不能省略。非法证据必须经过庭审程序才能予以排除。言词证据原则上应由本人到庭陈述作证。

(三)控诉辩护在法庭

庭审的功能,就是在法官的主持下,在控辩双方共同参与下,查明事实、核实证据、解决问题。控、辩、审是庭审的基本格局,控辩平等对抗,法官居中主持。庭审必须体现公正,而公正在庭审中应当是具体的,因为正义“随时可呈不同形状并具有极不相同的面貌”,[3]而“法律应当是客观的,这一点是一个法律制度的精髓。”[4]法官是庭审的指挥棒,必须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公正、规范地主持庭审。要准确把握案件事实证据方面的重点、疑点和需要解决的争议问题,善于引导控辩双方紧紧围绕这些方面展开调查、辩论。在法庭辩论阶段,不但要引导控辩双方对定罪量刑问题进行辩论,而且要充分听取控辩双方对法律适用特别是争议问题的意见。要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对待控辩双方,保证双方在法庭上享有均等的诉讼权利和机会,特别是不能随意打断、制止辩护律师的发言,充分发挥控辩双方在查明事实、解决争议、适用法律等方面的作用,做到不偏不倚、兼听则明、居中裁判。

(四)裁判说理在法庭

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的基础上,依法作出裁判,这是人民法院的法定职权。裁判结果固然重要,但结果能不能令当事人和社会公众信服,关键在于裁判说理。长期以来,法院办理的案件,裁判结果通常是正确的、公正的,但普遍存在只讲结论,不讲理由,或者表述得过于简单,导致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对本来公正的裁判也心存不解甚至不服。裁判说理,不但要将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定罪量刑的依据和理由说清楚、说透彻,而且也要对控辩双方提出的意见特别是辩解辩护意见一一作出合法、合理的评判,把是否采纳的情况和理由说清楚。不但要在法庭上说,而且要在裁判文书上说,并且公开于众。通过裁判文书向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公开裁判意见和理由,不仅要使其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只有这样,人民法院的裁判才能为当事人和社会民众所接受,才能实现看得见的司法公正。

(五)庭审公开透明

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是原则,不公开开庭审理是例外。除法律规定不能公开的以外,其他刑事案件都要公开审理。要彻底改变过去把内部审查、内部研究作为审判工作重点的习惯做法,把庭审作为全部审判工作的重点和中心,真正做到事实证据调查在庭审,定罪量刑辩论在庭审,裁判说理在庭审,特别是把案件存在的问题充分暴露在法庭,解决在法庭。越是重大敏感的案件,越是社会关注的案件,越是媒体炒作的案件,越是具有庭审肇事因素或被纠缠的案件,越要精心组织好公开审判。通过看得见的高质量的庭审,不仅使法官对审理的案件心中有数,也使当事人和参加旁听的人员以及社会公众心中有数,让当事人、社会公众和媒体看到客观真实的审判,使法庭真正成为澄清事实真相、消除揣摩猜测、展示司法公正的平台。

以庭审为中心,关键就是严格贯彻执行刑法、刑事诉讼法,严格依法律和法定程序办案。既要充分发挥庭审功能,突出庭审的中心地位,真正通过庭审来查明案件事实,确保司法公正,又要在审判中严格遵循无罪推定、证据裁判、程序法治等原则,通过公开公正审理、严格依法裁判,充分发挥审判对侦查、起诉环节的制约和引导作用,促进刑事诉讼整体水平的提升,共同维护刑事司法公正。

三、以庭审为中心指导下的制度完善

(一)切实转变司法理念

法庭审判是刑事诉讼的关键环节不容置疑,在现行诉讼模式下,侦查、审查起诉阶段以审判标准为重要参照、以被法庭认可为目的,具有相当合理性和可操作性;而审判阶段以庭审为中心,则系诉讼法律规定且在情理上当属题中之义。因此,审判人员应当树立审判中心审判中立证据裁判诉辩平等等司法理念,努力追求实现庭审的中立化、实质化,确保举证、质证、辩论等诉讼活动均具有实质性和正当性。

(二)案件繁简分流适用不同是庭审程序

日本田口守一教授在列举不同的刑事案件形态后指出:“对应上述多种多样的刑事案件特点,必须建立多样化的刑事司法体系。”[5]对大多数事实清楚、争议较小、比较轻微的刑事案件,仍采用侦查中心诉讼模式,以信任侦查取证和控诉意见为基础,简化庭审,提高效率。对较为严重、争议大的案件,必须实现庭审中心主义的要求,即:侦查活动的成果主要是为公诉所利用,控诉方在法庭上必须提供原始性证据,对案件事实作出陈述者到法庭陈述并接受质询,从而阻断侦审连接,实现审判实质化及庭审时效性。

(三)强化庭审质证

在庭审质证的过程中,法官必须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为质证双方提供平等的质证权利,公平的质证机会,并客观、公正的评判双方的质证观点,不能介入双方的质证争辩中,尤其不能充当第二公诉人。在有争议的案件中,无关联的证据必须做到一证一质,以保证被告人、辩护人有能够听清被指控的具体明确内容的权利的实现。在质证过程中,法官要对控辩双方进行正确引导,确保双方在质证规则下和争议焦点范围内进行质证活动。

(四)完善证人出庭作证制度

有争议的证人必须出席一审法庭,而不能采用宣读书面证言的方式代替,以保证一审庭审对重要证据的有效质证,实现事实审理者对证据的直接感知。要解决现实存在的证人出庭率低的问题,必须要建立并完善相应的保障证人权利的法律制度,建立证人作证补偿制度;建立和健全证人及其家属的保护制度,消除其后顾之忧;建立证人强制到庭制度,规范证人出庭的具体措施。同时要积极尝试证人出庭的其他变通方式,减少证人出庭作证的消极影响。

(五)充实法院刑事审判力量,提升法官素质,提高刑事案件的办案质量。

刑事审判力量的不足严重制约着法院审理刑事案件的质量。刑事审判人员少,任务重,办案法官长期处于超负荷状态,必然会产生疲劳反感,办案时也就难免疏忽。法官素质参差不齐,跟不上刑事审判的要求是造成基层法院刑事审判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为此必须要大力提高法官的素质以适应当前刑事审判工作的需要。加强基层法院法官的培训,新招录的法官优先充实到刑事审判队伍。不断提高刑事法官的职级待遇,保证刑事审判队伍的稳定性。此外还应当加大基层法院与中级法院之间的人员与业务交流,让基层法院的刑事法官能有机会接触中级法院的一审案件及熟悉二审案件的审理程序,在交流中,扩大法官的知识面。

 

注释:(1)顾永忠:《“庭审中心主义”之我见》,载于法律图书馆论文资料库,201577日访问。

(2)刘太键:《以庭审为中心刑事诉讼模式之构建》,载《公民与法》2014年第3期,第18页。

(3)[]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邓正来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第252页。

(4)[]C·D·詹姆斯:《法律原理》,关贵森等译,中国金融出版社1990年出版,第50页。

(5)田口守一:《刑事诉讼法》,刘迪等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出版,第1


关闭窗口